裴恺

你只要尝试过飞,日后走路也会仰望天空
因为那是你脚下步履曾经踏过的土地
走著走著 心痒了 脚后跟的影子也痒痒的
于是你又回到那个美丽的老地方

你是那样心如止水的细腻沉静,
隐隐约约刻画著千古重生的呻吟
但丁细细窥探你的神曲,
那些从你怀裡孕育出来的人渴求著吸吮文明的奶与蜜。
你沁入 滋养幻化 香格里拉般的心灵淨土
你是达文西的母亲,徐志摩的翡冷翠

八月的酷暑难耐,汗流峡背的行囊裡,挤进拥挤的船舶中,呼吸著同样浓厚的海味,只是他来到了中国,而我回到了他的故乡。

13世纪中期,旅人马可波罗开始了他的流浪,而我也在21世纪开始了我的旅行。我们踏著同样的亚得里亚海,乘著一样的水路航道,儘管时空跨越了7百年之久,但是不变的是威尼斯岛。

嘿, 上帝打翻了调色盘, 五顏六色的顏料, 一滴一滴洒下来, 铺满了整座岛屿,每一栋楼房都穿上了绚丽繽纷的外衣, 夜晚来临时, 静謐的為那归来的渔人指引。